在线咨询

网约车司机收入减少流失严重 未来黑车或将增多

采编:李鑫 来源: 浏览次数:50 网友评论 0

字体:特大 
 
 

10月8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要求在京网约车需要京人京车,此外还对车的规格提出具体要求。目前,北京市网约车细则并未出台。在此政策空档期阶段,前街一号记者调查发现,绝大多数网约车司机都是外地户籍。在此阶段,平台上已有不少司机流失,不少在职的网约车司机已有转行打算,甚至亦有网约车司机直言未来或将从事“黑车”营运。

1、网约车司机近期收入锐减

11月9日晚10时许,前街一号记者使用滴滴软件叫了一辆快车,很快一辆河北牌照的司机接单。软件上显示,司机王师傅已经接了1000多单。来自河北张家口的王师傅称,他原来在老家做厨师,月收入能到六七千元,去年结婚后,为了结束跟妻子的异地生活,他也来到北京工作, “刚开始不知道做点什么,听他们说开车挣钱多,我正好自己有车,就开滴滴了。”

早上10点多出门,遇到高峰堵车时休息会儿,王师傅夜里经常忙到1、2点才回去。今年春天时,滴滴的生意很好,在王师傅的印象中,好像永远有订单,当时月收入一两万都很轻易,“当时听说挣钱多的司机每个月能收入三四万”,王师傅的声音高了起来,说起现在的收入,他的眼神暗淡了些,“现在不行了,我现在基本上是五六千了。”

网约车司机收入减少,滴滴司机并不是孤例,其他平台的网约车司机也有同样感受。

25岁的陶先生是易到用车的车主,他穿着衬衣西装,开着一辆京牌的奥迪A6L,穿梭在北京城专职做专车司机。

据陶先生介绍,他原先在三里屯soho做IT,月收入税后近万元,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他也加入易到用车,开起了网约车。“网约车兴盛时,朋友开网约车每个月都有几万元收入。”陶先生说,他最开始请假开,一个月也能收入一两万元,看着这个生意不错,他也想做全职,于是就向单位提出停薪留职,但是单位没答应,他干脆辞了职,“最开始月收入高达二三万元,除去油费等支出,净收入也有两万多,但最近收入就变少了,现在到手差不多只有一万多。”

他直言现在生意不好做,“其实我这是豪华型的,现在人叫车少,有时我都降成舒适型的车。”从小在北京长大的陶先生,家庭条件不错,抛下父母眼中稳定工作转行做司机的他,到现在都没有告诉父母他新换了工作。

在网约车司机看来,网约车的红利期是在2014年到2015年左右。当时不仅订单多,平台的各种补贴也很多。以滴滴平台为例,早晚高峰拉活时有补贴,每个月完成一定数量的订单后还有补贴,此外还有各种奖项,一位滴滴司机称,“当时一天拉活有多少,可能补贴就有多少。”滴滴司机的朋友圈中,总流传一些贷款买车跑滴滴,干一年之后将车钱挣回的故事。在记者打车途中,一位司机声称有认识的朋友靠做网约车司机挣了七八十万,后来在燕郊买房,成为圈子里的传说。

2、网约车平台司机大量流失

因收入状况不佳,加上北京新政网约车政策之严苛,网约车平台上不少司机已经流失。

海淀区西北旺镇后厂村,位于北五环十多公里开外,是远近有名的网约车村。自上世纪90年代起,村里聚集着来自重庆市彭水县的务工人员,这些原先从事搬家工作的人们,在网约车兴起的时候,村里有两三百人都在开网约车。

近期随着网约车政策,不少人开始放弃这份工作。村中住户窦先生,来到北京做了十多年的搬家工作,看到身边的人做滴滴已经挣钱不少,前一段时间狠心花了十几万买了一辆suv,还没怎么开过,却面临政策上的变化,很有可能花了钱却面临无法开车的窘境,这一切让窦先生觉得闹心。

与滴滴、易到只做网约车平台不同,神州专车中的车辆来自神州租车,神州采取雇佣司机的形式。网约车征求意见稿中对网约车要求较为严苛,“5座三厢小客车排气量不小于2.0L或1.8T、车辆轴距不小于2700毫米;新能源车轴距不小于2650毫米;7座乘用车排气量不小于2.0L、轴距不小于3000毫米、车长大于5100毫米”,神州方面回应称,神州专车的车辆均是本地牌照、B级以上的车辆,大部分都是新车,基本符合各地网约车对车辆的要求。

即便车型符合新规,神州平台仍然无法避免大量司机流失情况。河北保定的杨旭(化名)刚加入神州一个月,他还记得10月15日在神州参加公司培训时,他们那期总共招了80多个人,十几天后就有六十多人离开,“现在太难干了,工作时间长,早晚高峰必须上线,乘客的一个差评奖金就没了。”神州专车司机的薪酬计算是以2500元的底薪加上提成,司机每周需要拉够3000元,超出部分按照27%的提成计算。杨旭有些无奈,刚开始到北京开车,路况并不熟悉,经常违章,上个月他只拿到4千多的工资,而平均下来,他每天工作在14个小时以上。

3、“感觉整体来说应该90%都是外地人”

新政虽未落地,不少网约车司机感觉平台也在向新政靠拢。神州徐师傅是哈尔滨人,他回忆现在单量比以前少三分之一,以前每天能很轻松拉到1000元,现在每天能拉到600多,工资也从原来到手的7千多变成现在的4千多,他直言“干得没有意思”。

周末订单少,工作日还有一天限号,为了多挣钱,徐师傅选择最大限度减少休息时间。有次第一天凌晨出来跑活第二天下午他才回去,连续工作了40个小时后,他被公司强行要求停运休息一天,他苦笑了下,“没办法,现在单子少,只能多花点时间”,长时间的疲劳驾驶,也有潜在安全隐患,他并不避讳地告诉记者有时开车他几乎要睡着。

对于车队里有多少北京人,前街一号记者随机采访十多位神州司机,仅有两人有北京户籍。这些神州司机表示,一般车队里30多个人中,仅有2、3个北京人,剩下均为外地人。神州吴师傅表示,这298期学员培训班中,共有20个人,只有4、5个北京人,“感觉整体来说应该90%都是外地人。”

神州方面表示,目前神州专车有3万辆左右,司机人数近乎4万。其中非京籍户口司机所占比例多少?神州方面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没有这方面信息透露。网约车新政是否会对其有影响?神州方面表示,北京细则对神州专车的影响很小,只是会增加一些成本。

尽管神州方面称草案对其影响很小,但一些神州司机表示,他们怀疑公司正在将资源往北京籍司机身上倾斜,“听说神州会给京籍司机多派单,我们的活也就越来越难干。”此问题未获神州方面回复。采访中,多位神州司机透露,神州内部将成立一个北京户籍的人组成的北京车队,预计招募司机两三百人。

对于新政对公司的影响,滴滴方面工作人员表示,交通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于2016年11月1日起施行。在过去各地网约车实施细则征求意见期间,滴滴方面积极与各地主管部门沟通汇报,梳理了具体意见。滴滴表示会进一步与各级主管部门沟通交流,争取使民众出行得到最大满足。

目前,各地陆续颁布了正式实施细则,不少地方的细则在广纳民意的基础上做了很多修改和完善。在新的政策环境下,滴滴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加强规范管理,提升安全和体验,用科技持续推动行业变革,为城市智慧交通贡献力量。

记者联系上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以了解网约车征求意见稿对其影响和公司未来打算,对方表示暂时不便接受媒体采访。

影响

黑车或将增多

来自河北的梁先生自今年3月份开始成为神州司机,在此之前,他在香山附近开黑车。当时每天晚上8点到KTV门口拉活,到夜里两三点忙完回家,一个月收入一两万很轻松,这样的黑车司机生活他已经持续4年。后来因为滴滴网约车的冲击,价格昂贵、安全性低的黑车市场渐渐萎缩,梁先生笑称自己的黑车生意是被滴滴“搅黄”的。

梁先生的车是外地牌照,进城有诸多限制,在经过考虑后他选择成为神州专车司机,现在早上6点多出门,忙上一天,一个月下来他的收入是3000多块钱,“我是跑的少,同事们的收入在6、7千左右”,他觉得这样的工作很辛苦。

如果北京落地新政真如征求意见稿中要求,这些网约车司机该何去何从?梁先生对此直言不讳,“如果真的要求有北京户口,我到时候就回去开黑车。”梁先生表示,再去做黑车司机,是部分网约车司机的想法。

但也有司机表达了对黑车安全性的担忧,一位原来拉过黑车的司机张先生表示,“黑车安全问题挺多,不光是乘客不安全,我们司机其实也有遇到危险的可能,再选择黑车,也是我们的无奈之举”。

   也有一些网约车司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网约车新政要求北京户口和北京车牌,他们将放弃这个工作,另谋出路。还有一些司机表示,到时肯定会有办法解决,一位有着北京车的网约车司机表示,“到时候,找个北京人注册下,问题肯定能解决。”
关键词:黑车司机收入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二维码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