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
切换地区
在线咨询
_×
福天下养老服务连锁机构
福天下养老服务连锁机构诚招养老机构、医疗机构、度假酒店、老年用品商家加盟。同时,诚招各省级区域代理。点击查看详情
可通过网站直接进行网上报名
咨询电话:4000-678-783
Q Q咨询 :QQ咨询2392952224

浙江省首个社区安宁疗护病房负重前行

2019-08-11 09:44:24 作者:liuxiaoyan 来源:养老信息网 浏览次数:50 网友评论 0

字体:特大 
安宁疗护病区的告别室里,有可供家属休息的区域,
床上方的大屏幕能为卧床的临终病人播放舒缓音乐、家人照片等。俞琪 摄
作为浙江省首个社区安宁疗护病区,从去年8月29日正式启用以来,宁波市鄞州区明楼东胜街道社区

安宁疗护病区的告别室里,有可供家属休息的区域,

床上方的大屏幕能为卧床的临终病人播放舒缓音乐、家人照片等。俞琪 摄

作为浙江省首个社区安宁疗护病区,从去年8月29日正式启用以来,宁波市鄞州区明楼东胜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已收治54位临终病人,帮助50位病人从容地拉上生命的幕帘。

然而启用至今,安宁疗护病区一直处于亏损运营状态,面临人力、资金等多重压力。

病人:从抗拒到不留遗憾地离开

目前,安宁疗护病区有13张床位,配备有6名医生、7名护士。收治的患者以生存期3个月内的晚期肿瘤病人为主,也包括高龄、慢性病终末期患者。入住安宁疗护病房的患者不再接受有创治疗,让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旅程中,有尊严地离去。

“很多人对安宁疗护不了解,尤其是较为年长的患者,会认为子女送他们进来,就是让他们来等死的。”安宁疗护病区主任裘继燕说。

比如一位60多岁的肝癌晚期伴广泛转移患者,在中心住了2天后,突然提出,希望回到大医院继续治疗。这位患者十多年前曾经得过胃癌,后被治愈,因此即便已到了肝癌晚期,他仍抱有一线希望。

患者意愿强烈,中心便帮助联系,让他住进了三甲医院接受治疗。

“他去做了基因检测,发现有一个靶向药也许适合,但因为身体已经耐受不了了,吃下去不良反应很大,根本没法用药。”裘继燕说,大约在三甲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左右,病人又回到了安宁疗护中心。

而在他后续的住院过程中,安宁疗护中心医护人员帮助他完成了一个心愿。

这位患者跟妻子离婚后,跟女儿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女儿虽然会去看望,但每次对父亲都很冷淡,从不坐在床边,而是离父亲远远的。

这位患者性格比较内向,平时话不多,但是晚上睡得迷迷糊糊时,医护人员总听他嘴里叫着女儿的名字。

“我们去找了他女儿,但是她不太听得进去。后来问了家里的其他亲戚,了解了父女之间大概的问题,其实都不是什么大事,但积年累月,矛盾就越来越深。”明楼东胜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护士长李幼能说。

这位患者后期病情进展很快,医护人员找患者的女儿又谈了几次,向她传达,是否能在最后的阶段与父亲和解,彼此好好告别。比如跟父亲聊聊天,说些他爱听的话,有一些肢体接触,比如握握手、做一些按摩。

“我们后来想,这位患者最后还想搏一搏、治一治,就是放心不下女儿。”李幼能说,安宁疗护要解决的,不仅是身体上的疼痛,更是内心的恐惧、不甘等。帮助患者完成心愿,不留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是安宁疗护中很关键的一环。

家属:从医院到社区,痛苦减轻了

邱女士的父亲因食道癌扩散到皮肤,从宁波市鄞州人民医院肿瘤放化疗中心转到了明楼东胜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安宁疗护病区。

“到了肿瘤终末期,一般综合性医院普通病房肯定没法住了,通常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到icu,一种就是回家照料。”裘继燕说。

“进了icu就是各种插管,我们不想让他这么痛苦。之前接受手术、放化疗已经很痛苦了。”邱女士说,回家照料也不容易,首先止痛药,医院门诊是有用药限制的,另外有突发情况,家人或护理员很难马上解决,“住进(安宁疗护病区)来以后,有一次半夜突然一口痰堵住了,如果在家里,可能当时就走了,但在这里,医生护士马上处理,人就缓过来了。”

得益于“医共体”建设,鄞州人民医院为医共体总院,包括明楼东胜街道在内的5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分院。

“我们会向患者及家属介绍安宁疗护病区的一些情况,如果有需要,可以帮助转到社区。”鄞州人民医院肿瘤放化疗中心、浙江省第一批癌痛规范化治疗示范病房护士长董明芬说,包括她在内共有4位专家,每周会有半天时间到社区进行指导,“这个阶段的病人,护理难度是比较大的,社区的医疗资源、技术更新速度相对大医院肯定还是有一定差距,通过优质医疗资源的下沉,使在社区治疗、护理的患者同样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

费用方面,邱女士拿出了父亲在安宁疗护病区住院8天的收费单据。总费用3287.3元,其中自费部分为347.98元,其余为医保支付。

医疗机构:运营压力不小

“安宁疗护主要是从身、心、社、灵四个方面,对病人进行全方位的照顾。”李幼能解释,“身”就是身体护理,减轻病人的不适,止痛、止吐、营养支持等;“心”是心理护理,晚期病人常有焦虑、抑郁、恐惧,通过建立信任,帮助病人克服对生命终点的恐惧;“社”是社会支持,包括病人和家人保持良好的关系;“灵”是灵性照顾,包括帮助患者回顾生命的过程,体会自己没有白活一遭,并能实现最后的心愿等。

因此,安宁疗护很难有明确的治疗标准、流程,很多服务都需要根据病人个体特性,按需服务。

“这当中的很多服务目前是无法收费的,我们都是免费为病人提供的。”裘继燕说,来自慈善组织的帮助,为中心减轻了一部分负担。

但是,运营压力始终存在。目前安宁疗护服务支付方式主要来自医保支付。安宁疗护收费按基层医疗机构住院的医保支付标准执行,平均一个病人一次住院周期所花费用在6000元左右,超过部分一方面由医保中心承担,其余就需要基层医疗机构自己承担。

“我们目前收治的患者,基本费用都在1万元以上。如果到了医保支付限额,我们就让患者回家,这就违背了建设安宁疗护病区的初衷。”裘继燕说。

据悉,四川省德阳市已将“安宁疗护”纳入医保范围,安宁疗护按床日收费,其中社区安宁疗护的收费标准是每天每床280元。上海则将“安宁疗护”列入政府实事项目,同时纳入医保范畴,对试点安宁疗护工作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补贴,对接受安宁疗护的病人在报销期限内按实报销医疗费用。(本报记者 俞琪 通讯员 范聪颖)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二维码扫描